论文网免费论文

paper.gzu521.cn

[新闻学论文]媒介批评的解释与批评文本的建构

新闻传播论文   点击:次   发布时间:2006-3-31   【字体: 】   来源:gzu521.cn
gzu521.cn我的论文网
[内容提要] 本文提出如何解释媒介文本、正确建构批评文本的理论问题。文本解释必须尊重客观存在,控制在接近文本重生意义的范围内。文本解释在运用文献在素、批判要素、心理学要素和文化形态要素时,注意填补意义缺乏,用更典型的语言表现新的思想领域,再造批评文本。 
[关键词] 媒介批评 文本解释 文本建构 
对媒介文本进行解释,要贯彻客观性和准确性的原则,但这一点常被批评它们所忽略。本文把对新闻作品和对媒体行为的批评通称媒介批评,对它们的解释构思转化为文字形式,就是建构批评文本,同样要遵循这两个原则。为了使批评广西尽可能完善,必须正确地认识解释的要素和恰当地运用这些要素。 
一、解释的客观性和准确性 
解释只是涉及文本中的主题才有可能,而主题本身决定了探究的方向,是与广西的意向相关的。在这种情况下,主题恰好由文本提供,从这方面去研究它,解释的客观性自然就成立了。也就是说,解释虽然是主观活动,但解释的对象则是客观的。一个现象按照科学的理解是明确的,就不能任意思辨地解释,更不要有任何个人偏好,这使解释就像任何科学研究一样,没有预设的主观认定。虽然批评者鲜明的个性是理解的必要条件,但由于解释的对象化是一种客观的东西,解释必须符合这种客观存在。如果批评者围绕一篇新闻文本展开自己的解释,在任何一种立尝观点的范围内都可警见少许的客观真理。不能因为解释的主观性而束定它的客观性,只有实现了客观性,才能实现解释的准确性。 


  

解释的任务永远也不可能最终完成,任何解释无论最初看起来多么有说服力,都不能把自己作为最后的解释而强加给人,这是因为文本中包含的意义通过解释不断地重生。这正表明,解释活动是在客观对象中延伸,否则难以说明对象的意义。 
解释对象意义的重生,是指在文本中推导出文本之外的意义,当在,它要在记者文本的原意的基础上引伸出来。解释者应在可控的准则下寻求接近文本的重生意义而不是任意解释它。所以批评它可以接近文本的意义,甚至确定它的倾向。由于文本仍是一个稳定的、自建的存在,它的意义重生也是一个客观存在。它们对批评家的含义,对批评家负有何种责任,意味着什么,却是另一回事。媒介现象只有从其长远影响来考虑,才是有意义的,通过对它的解释来说明这种意义是因为这种现象本身就有意义,它的长远影响及人们对它的态度是这种意义的结果。这无疑是说,媒介的意义也是客观的,批评者只能发掘它,而不能无中生有的制造它。 
如果把文本的重生意义归结为批评家的立场和观点,那么对自豪感的另一方——对象化的精神就完全消失了,对话变成了独白。细心体会文本的客观精神,完成肯定解释的客观性,在解释实践中就会得到对自己来说是有意义的、合理的东西。批评者在自己的文本里不能先入为主地以他自己的观点来主观地解释媒介文本,进而证实自己原有的观点,这种解释不仅没有什么必要,而且会制造思想炼狱,误伤新闻报道的动机。解释过程中主客体的对立并不可怕,因为这种对立产生了解释过程的辩证关系,为解释提供了主观动力,就在任何认识过程一样,主体的自在与对象的他在性对立,都会导致认识过程的辩证法。当然,这种结果依赖于科学的主观认识。 
实际上,解释的任务是找出媒介文本中未完成的创造的意义,重新构造作为它的基础的思想系列。这需要解释者抱有客观态度,尊重记者的理念与记者在思想上、道德上的水准。除去阻碍正确解释的对象,有意义、形式上的精神对象化,然后根据它们自己的发展逻辑、它们意欲来综合,达到解释的客观性和条理性,来建构批评的文本。就像一个词的含义、强度、细微差别只有在上下文联系中才肥把握一样,在批评文本中,把句子的含义同它们在上下文的整体中有机地勾连起来,才能被客观地、准确地解释。 
客观与现实往往不可分割,对于新闻活动更是如此。解释的现实性原则也是极其重要的,它追溯媒介行为的过程,在自身中重建这种过程。要把记者的思想,一件记下的事重新解释为他自己生活的现实,对文本体现的意义就会有许多新的发现,并扩充解释者的思想和经验框架与现实生活一致。这需要解释者应该消化他的解释对象,确保解释的客观性而清除主观性的荒唐。批评者所掌握的一切都要使批评的文本进入已有的表象和概念的结构中,每一种新的感悟成为批评文本世界的组成部分,体现解释者的思想框架。这种调整就是批评者解读的调整,充实和提高解释者自己的精神。只要作出的解释忠实于现实世界,可以使人们彼此得到沟通,批评文本就会使人对记者、对新闻文本的理解得到符合现实的结论。 
解释的另一个客观原则叫做意义相符原则。要求解释者活生生的观察与新闻文本给予受众的刺激协调一致,与记者和谐共鸣。如果新闻文本要被解释者重新认识的话,对新闻的解释只有符合记者创造的形式和原意,才算是客观的解释。如果记者没有明确表示他的原意,那么根据什么来判断解释与原意符合与否?这就要因文悟道,披文入情,从文本的语言体式入手来解析语义内容,然后再根据语义内容把握语言体式。文本解读经过这样一个反复解析的过程,才能对文本的内容探到许多奥秘,揭示文本内在意义。符合记者原意的解释有时并不重要,如果记者的原意歪曲了生活逻辑,那么遵循现实客观性的原则就占据首位了。
语义体系作为文本构成的表现层,是文本含义根据的总和,可以说,文本语义的外化特征可能促成文本原意的虚化,它与文本的语象相互融解。在批评文本解释中,尊重客观性和准确性,必须得重视文本语义的解析,阐述语义构成机制,开掘语义的深层内蕴。 
二、解释要素及其应用 
在批评文本中,在解释过程中有四种要素表达不同形式的感受,它们单独或交替出现,形成阐发的过程。解释一篇新闻作品,实际是运用这些要素说明新闻意义与效果。 
第一种要素是文献要素,第二种要素是批判的要素,第三种要素是心理学要素,第四种要素是文化形态要素。解释首先要知道文本究竟说了些什么,恢复作者的原意,用文献学或批判的观点,把握事件的历史进程。把文本中的言语看作是互相作用的结果,以“直觉”的认识深入作品的生活内容,需要用心理学的方法解释文本内容对受众的影响。对新闻文本的思想、道德内容,通常以文化传统分析它的意义,称作文化形态的要素。 
在文本处于意义缺乏或意义过剩时,都存在着意义形式与意义内容之间的不一致。所谓新闻的意义缺乏,是指新闻文本中没有明确表明某种意义,而新闻的意义过剩则是指记者给事实添加了超出它本身仅有的意义,对事实进行了“拨高式”的解释。前一种情况需要一种“补充解释”,通过联想把记者没有表达的意义加以说明。对后一种情况,则需指出事实内在意义,剥掉过剩意义的画蛇添足或牵强附会。 


  

为了说明“意义缺乏”,运用文献学的方法,回顾历史事实,考察新闻事实产生的背景和前期历史过程,能够追溯某一事件在作品中的合部意义。比如 
戴相龙收入差夫人十倍 
据《解放日报》报道 和外资相比,中国银行员工工资水平太低,与外资的银行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就以戴相龙本人为例,身为中央银行行长,他每月工资加上各种津贴不过是2000多元,年薪不足3万元,而他的夫人,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北京办事处主任柯用珍的年薪,包括分红在内,大约为二三十万元,两者相距接近十倍。 
戴相龙早前在被问及正在进行住房改革后是否会购买自用住宅以及钱从何来时,他说:“我夫人的工资比我高。她工作单位不在我管辖范围。”可是,当时没有想到差距如此之大,和他们各自所要承担的责任完全不成正比。载行长用什么方法才能“绑妆旗下中央银行的精英人才,不致人才大量流失呢? 
中国银行界人士相信,外资大举进军中国已为期不远,他们最担心出现被“集体挖角”的情况,例如,银行的信贷、电脑等关键部门的主力被全国挖走,这样,人走了,客户也被带走一批。 
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陈元身上。在开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秘书将工资单给陈元过目,这位平时不过问工资数目的行长在看了工资单之后,也忍不住说:“我堂堂一个行长,一年才挣个三四万。”行长的薪水尚如此,他们将如何迎战加入世贸可能出现的“人才荒”? 
(《北京日报》2000.4.23) 
从文字上看,这篇新闻什么意义都没有说明,可谓“意义缺乏”的典型样品。但消息包含的意义也许半天都说不完。如果对这篇新闻作出解释,指出高级银行官员低工资的缺憾,不得不查阅大量文献,介绍不同类型国家银行高级官员工薪的标准,国内总产值和工薪的增长比例,中国近年来工资变化的情况……。运用这类文献圆满地解释这篇新闻提出的问题,就能确定这篇新闻的真正意义,产生十分可信的批评效果。 
如果把文化看作是解释的形态学问题,就要研究语义和表象,从文化体系分析新闻事件的文化根源。那么,我们可以就这篇新闻说明中国银行官员在外资文化的冲击下,心态正在发生变化,那种中国特有的“安贫乐道”的文化理念日渐动遥形态学解释,通过研究对象的文化追求,从人物的话语来理解新闻,把各种文化方式作为解释的技术。比如,用饮食文明的方式来解释饮食问题,用艺术创作的方式来解释文艺新闻,如此等等。詹姆斯· 鲁尔把这种研究方法称作“大众传播的文化种类分析”。[1]在新闻文本研究中,运用心理学要素构造一种意义,与记者或受众心交神会,需要根据一般人潜在的思想和道德观念评价新闻对人的心理影响。就上述新闻而言,阐发“分配不公”这个长期心理失衡的社会问题,由记者提供了一个更典型、更有力的事实,即银行行长们也对“分配不公”发出了抱怨。这种心理是怎么产生的?又是如何污染银行高级官员的?这种解释显示了一种不容忽视的、潜在的社会情绪。这种批评无疑具有巨大的管理意义。 
我们一再强调,解释新闻文本的基本对象,是记者的报道意向。如果解释是可能的,那么文本的意义必然有两个性质:一是共性,可被人们所共同认识;二是确定性,意义可以确定但可能是不清晰的。指出记者意向的正误是判断解释正确与否的标准,解释者应该沿着记者的意向来阐述意义。在一些新闻中,并没有表达出记者的思想,受众只能得到一种模棱两可的印象,那么作品的意义便有一种荒凉感。批评家不理解这一点,将不能正确判断意义的表达,他对这类新闻的批评,需要填补“意义缺乏”。
批判的要素是指对新闻内容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以批评者的认识否定记者的意图。这种解释方法有很大的难度,因为它要求解释者以十分慎重的态度否定一篇新闻作品,批判得毫无差错。批判一旦发生错误,就是对自己的批判。有的批评家认为记者的意图在某些方面是错误的或有害的,作为批评者难道就没有理由依据外在标准去评价他的意图吗?但局限于过激的批判,往往是一种很少令人感兴趣的评价形式。对了解一件文本在某方面是否富有价值,这种批判往往不会有用。真正的批判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人们并不都能从未充分实现的目的中分辨出合适的目的。当报道了一篇意义不明确的新闻时,批判它的形式上的缺陷,是毫无意义的,更有意义的是根据价值标准去批评它的内容。不能把记者的目标与他实际所达到的东西混淆起来,真正的批评是把作者的意愿和后果加以对比,而不是把两者等量奇观。 
真正意义上的媒介批判是一种完全理智的做法。宽泛的标准对衡量批判不具有任何用途,追求批判之名以引起社会注意,反而走向批判的终点——人们不再理会这种批判。批判的运用是针对极端荒谬的媒介行为采取的果断措施,从根本上否定危害人类(人民)根本意愿和新闻内容,即使如此,仍要以充分的论据解释容易被广大受众接受的错误。 
一此批评家在自己的文本中惯于贴标签,用现成的语套和事先认定的政治概念或人性模式给媒介行为作出定性,是一种标签的重新安排。这种批评是灰色的,也是悲哀的,因为它暴露了武断的倾向。由于重新安排标签,难以放置到准确的位置,也无法选择合适的尺码,解释往往自陷泥沼。批评的文本千差万别,而标签则是有限的,批判往往使批评者出丑。在新闻解释中,滥用标签的作用,除了省事之外还有击倒记者或媒介的效果。 
如果我们用一种明确的思想公式,即评价模型来解释媒介现象,则可能引起人们举一反三的思索,深刻认识文本的倾向。例如;记者的构图模型、定量分析模型、小报化模型,等等。批评模型是在科学发现的逻辑中运用的,以一种更熟悉、更典型的语言来表现新的思想领域,在批评文本中构成公认的、理解问题的稳定方式。模型不能被构造,只是一个启发人的装置,标签和模型不能、也不易混为一淡。如果知道利用模型“描述”解释对象,模型是有效的,因为它是通过一个较容易进入的领域来描述一个较难进入的领域。两个领域间的对应规则是理性地、以演绎方式起作用的。标签的使用者则把坚碣的断语完全套在一个新闻新领域,摧毁了语言的陈述力量,把解释指向一个自我头脑里的世界,而不是实在的对象世界。因为批判的东西往往是批判者的自我断定,而不是批判对象固有的倾向,这种解释是毫无价值的。 
explanation of media criticism and building of critical text 
abstract: this paper advances how to explain media text, and how to build critical text theory. text explanation must respect external existence, and keep it be in accordance with text renascence. on exercising literature factors, critical factors, psychological factors and cultural morphological factors, the text explanation should fulfill its meanings, and represent a new mind field with a more typical language to rebuild critical text. 
key words: media criticism; text explanation; text building 
[1] james lull,“the social uses of television”,human communication reaserch 6 (1980): 197-209. 
(来源:传播学论坛)

责任编辑:gzu521

社会学论文分类
政治
军事
心理学
新闻传播
档案管理
哲学
文学
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思想
邓小平理论
图书情报
三个代表
民主制度
资本主义
台湾问题
法学
文化类论文
农村研究
人口问题
环境保护
伦理道德
其它社会学
分类最热论文
更多...
大类最新论文
更多...